♠︎Mercury♠︎

果然和你什么cp都聊得来呢

杰佣「Alone.」

#文笔不好,见谅

#处女作

#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

↑如果可以接受的话……




"

“……”

奈布瞪着求生者宿舍门口那束玫瑰。

“哦啊,这次是刚刚开放的新品种玫瑰呢。”艾玛微微惊讶道,“颜色很纯,香味也比较浓郁……”

奈布冷着脸,捡起地上的大捧玫瑰以及纸条。

“Love you.”

这是纸条上的字。

“哇……以前送来的玫瑰上可没有这张纸条的……奈布先生,到底是谁写——”

“没什么。一个变态写的。”奈布心烦意乱地打断了艾米丽的话。

还是像往常一样处理了吧。奈布决定下来。只是这纸条……奈布犹豫了一下。

也扔了吧。

于是,佣兵抱起玫瑰束,把纸条按进玫瑰花瓣里,走到垃圾桶旁。

犹豫一下,松了手。

奈布转回头,招呼剩下几个准备好的求生者:“走吧各位,游戏要开始了。”随后,奈布转身进了大厅。

剩下几人面面相觑,也只好跟着进入大厅。

不一会儿,一位绅士走来,低头看着被丢弃的玫瑰,沉默良久。



“呼……”

奈布跑着,前去救人。也就在刚刚,第二台密码机刚被破译完成以后,特蕾茜被监管者放到椅子上了。

这么快的速度,再加上周遭泛起的大雾……

错不了了,绝对是那个变态。

杰克。

奈布咬咬牙,向特蕾茜跑去。

……就……就快了……再坚持一下就好……

时间已过大半,而自己和椅子还有一段距离。

那位开膛手已经离开,转移了他狩猎的目标。

现在救人很安全,只要快点……

奈布触碰墙壁,接着弹射出去,飞快移到特蕾茜身边。他快速撕扯这些扎人的荆棘,可还是赶不上最后一秒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机械师的惨叫回响在奈布耳边。

“……”奈布咬紧了唇。明明可以救下来的吧……

紧接着,医生刺耳的尖叫回响整个红教堂。

奈布瞳孔一缩。艾米丽!

又是一阵尖叫过后,医生和园丁通通上了椅子。

奈布飞快地冲向医生的椅子。起码,我要先救下来一个……

“!!”突如其来的疼痛使佣兵一个踉跄,差点摔倒。不用想也知道,肯定是杰克来了。

不行……我得尽快赶去救人……

佣兵强忍住疼痛,跑向墙壁。

“啪!”

“啊!”

奈布倒地了。

晕眩中,奈布才想起,杰克的雾刃是可以隔着距离造成伤害的……

看着那人越来越近的身影,奈布眼中尽是不甘。

大意了……



一个月前的一天早晨,求生者宿舍门前出现了一捧玫瑰。其中一张纸条上写着“致奈布”的字样。求生者们纷纷猜测会是谁送的玫瑰。而也只有奈布知道答案。而当其他人问到奈布时,奈布也只是摇摇头。

因为送玫瑰的,是一名监管者。

是那个被称为“绅士”的监管者,杰克。

多次比赛中的放水,杀三放自己,以及那日留下自己,那夜对自己说的那番话,让奈布清楚地明白那个监管者对自己的态度。

但这种方法未免太过拙劣。以为这样自己就会答应么?奈布冷笑着,当着所有人的面,把那束花扔进了垃圾桶。

连同那张纸条。

因为奈布不喜欢他,不喜欢那个“怪物”。

可接下来的一个月,在求生者宿舍门口,每天早上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玫瑰。久而久之,大家也不在过问这件事,仿佛不约而同般的,不再猜测那个神秘的人。

直到今天早上。纸条上的字从“致奈布”变成了“Love you”,这让大家又重新对这件事在乎上来,也让奈布始料未及。

奈布内心动摇了一下,便再次扔掉那些艳丽的花。

可能也是……逃避的一种方式吧?



“……奈布先生。”面具下的唇齿动了动。

“……”奈布一言不发。没带自愈的他现在只能等死。

“……杰克。”

“很好玩儿么?”佣兵突然抬头,厉声质问。

“每天早上来一遍……这样的游戏,早该玩够了吧!”

“我也不需要你放水,不需要你的公主抱,不需要你杀三放一的白痴行为。你以为我是谁?一个求抱抱的自带羸弱的求生者?”

“我可是佣兵!我不需要你的刻意佛系,不需要你虚伪的抱。我的存在,是为了我的队友,让他们活下去!”

仿佛骄傲如他,佣兵的坚强意志和使命在奈布脑海里扩张。但说出这段话的同时,不知为何,他的心却在隐隐作痛。

杰克缓缓低下了头。

“对不起。”

奈布微微一愣,却听见杰克的声音从面具下传来:“奈布先生,我只是想表达我的心意,仅此而已。”

“如果这样不能让您感到舒服的话,还请原谅我之前的行为。”

“请允许我……最后一次带您离开。”

杰克将人抱起,走向地窖。

不知为何,奈布的心仿佛被刺痛一样。但他仍然咬了咬牙。

跳进了地窖。



风带走了凋零的玫瑰花瓣。

最终,也只在教堂里留下一个孤寂的背影。

-END-

"